優秀翻譯公司

您當前的位置 >> 首 頁 >> 最新文章
新疆翻譯市場分析 作者:縱橫語言翻譯有限公司 發表時間:2017-08-21

周邊貿易往來密切 新疆翻譯市場分析

 

  7月26日是世界語言創立日。據專家分析:日益擴大的對外經濟文化交流已在中國催生出百億元人民幣的翻譯市場。在北京、上海、廣州等大城市,翻譯行業被稱為“金飯碗”,在人才市場需求上有相當的缺口。在新疆,翻譯市場越來越受到關注。最近,在烏魯木齊市北京路與新醫路交界處,一塊“縱橫翻譯”的碩大廣告牌置于一處樓頂,特別引人注目,從某種程度上展現著這個行業的日趨紅火。新疆的翻譯行業是什么現狀?本報記者對此進行了調查。

  翻譯市場潛力巨大

  依據全國翻譯市場一年有上百億元的產值推算,行業人士說,烏魯木齊翻譯市場一年少說也有上千萬元的業務量。當然,新疆的翻譯產業業務量就更大了,以外貿市場為生,靠貿易往來而紅火。

  烏魯木齊縱橫翻譯公司的負責人魏強說,因為新疆特殊的地理位置,與中亞周邊國家的貿易往來密切,俄語翻譯的業務量,占到了這個市場的一半左右。其次是英語,約占20%的業務量,維吾爾語約占10-20%的業務量。其它的是一些小語種翻譯。

  中國譯協翻譯服務委員會委員、新疆譯協副秘書長、西北翻譯產業公司總經理李丹萍介紹說,目前新疆有40多家純商業化運作的專業翻譯公司或事務所,在烏魯木齊有近30家,粗略統計,全疆從業人員有一萬多人,大多集中在新疆的幾千家外貿公司,其中也有為數不少散兵游勇式的個體翻譯人員。

  據了解,在烏魯木齊的翻譯事務所里,擁有10人以上專職翻譯人員的并不多,不少翻譯機構僅有一兩個工作人員。在“保時、保質、保密”的職業要求下,從事著俄、英、日、法、德等多種語言的翻譯工作。正規翻譯公司普通譯員的月薪,一般在三千元左右。一般翻譯公司的年產值,多是幾十萬元,極少數,可達百萬元以上。“翻譯人才每年的需求量在不斷增加,專業人才缺口很大,尤其是每年烏洽會期間,許多用人單位紛紛提前招聘翻譯人才,俄語翻譯在這期間更是供不應求。隨著新疆與中亞貿易合作的深入,新疆對翻譯人才,特別是對俄語翻譯人才市場比較看好。 ”新疆人才市場的一位工作人員對記者說。

  兼職翻譯漸成常態

  已是凌晨2點左右了,新疆一所高校大三的楊雪卻依舊在電腦前“奮戰”,她正忙著翻譯一份貿易合同的文件。說好第二天一上班就要交稿,她必須在此之前將譯稿交給校對翻譯。

  楊雪說,平時課余時間較多,她和許多同學一樣在校外做著兼職工作。和家教、培訓等工作相比,她更喜歡翻譯這份工作:既能利用空閑時間掙點零花錢,又可以多接觸外語,在工作中提高自己的外語水平,再加上自由靈活的工作時間,她對此很滿意。

  楊雪翻譯的活兒有的是周圍的朋介紹的,有時候也會直接在網上找活兒干,網上時常會有一些招聘兼職翻譯的啟事,可以在網上和對方聯系,通過網絡發送原稿和譯文,雙方約定交稿及付款時間。但她看到新聞報道中有同行遭遇了不守信用的商家,交了譯文,對方卻不付酬,所以網上接活,她還是很慎重。她深信,那些沒有誠信的商家,在這行不可能長久地做下去。“市場有需求,才會有兼職翻譯的出現”,曾完成過許多大型翻譯任務的小孟表示,在兼職翻譯隊伍里,大學、研究所的人員數量不算少。目前國內大多數翻譯公司都只有少數專職譯員,多數翻譯任務要靠全國各地的兼職人員完成,兼職人員完成的比例高達90%以上,在新疆的情況也是一樣。“這樣的兼職工作既為翻譯人員提供了就業機會,也為翻譯公司節約了人力資源成本,是翻譯行業比較常見的操作模式。如果既能滿足客戶需求,又能增加個人收入,是件雙贏的事。 ”小孟說。 但也有人質疑,外語水平高只能代表語言基本功扎實,而翻譯工作專業性和實踐性很強,需要技巧,也需要掌握規律,更需要不斷實踐、練習、研究、拓寬知識面。因為翻譯人才的“專業化”實現并不在學校,而在“職業化”過程中。像楊雪這樣的初級翻譯,想在翻譯領域有所成績,需要真正投身其中去實踐。

  個體翻譯收入可觀

  新疆一直是中亞各國商賈所青睞的一個貿易基地,由此,也應運而生了大量的俄語翻譯。但一些流動個體翻譯的不規范行為,已開始影響翻譯行業的聲譽。

  在烏魯木齊市美居物流園經營某品牌衛生潔具的王女士說,翻譯既是商家的“財神爺”,在一定程度上也是外商在中國的“代理人”,常常扮演著中間商的角色。

  一次,一名俄語翻譯給王女士的店里帶來一位俄羅斯客戶,由于不能與外商直接交流,短短兩個小時里,翻譯從她的店里掙走了4萬元錢提成。只要生意能成交,商家給翻譯返利是外貿市場的普遍做法,而最終的結果往往是“伙計”賺的比“雇主”多。

  邊疆賓館、華凌市場、國際商貿城的一些商戶說,給翻譯的回扣一般都在總貨值的2%以上,有的甚至達到20%。此外,他們還能從外商那里得到一筆可觀的“勞務費”。只要有一點利潤可賺,商家就不敢輕易得罪翻譯。

  李丹萍說,這是翻譯行業的潛規則。翻譯行業目前的各種潛規則明顯違反了翻譯職業道德準則中的“保密”和“公平”原則,這種現象在我國東北的邊貿城市和浙江義烏等商貿城市同樣存在,由于缺乏行之有效的行業指導和管理,還沒有一個相應的機構來約束和監督這些違規行為。但對于正規翻譯公司來說,其職責只能是參與勞務管理,不能參與商務管理。對翻譯的要求是中間者、是“聾啞人”。但對個體翻譯的這種行為,新疆譯協對其沒有任何約束力。當務之急是政府相關部門要建立起嚴格的翻譯服務行業準入制度,成立一個帶有管理職能的機構或民間行業組織,來規范管理整個翻譯服務行業。

  據悉,西北翻譯產業公司等新疆翻譯服務企業早已與員工簽訂禁止私下向客戶索要回扣的協議,如接到投訴,一旦查證屬實,違反職業道德的翻譯將被除名。

  在邊疆國際貿易城,外國客商如云。

  市場準入處境尷尬

  盡管翻譯產業漸入紅火境地,但目前我國還沒有一部專門針對翻譯行業的法律法規,對翻譯行業統一、完整、系統的政策規范也就難以到位。

  最為尷尬的是,目前我國沒有專門的政府部門主管翻譯事業。李丹萍說:“翻譯不比律師、會計等行業分別由司法廳、財政廳主管。新疆譯協屬于學術團體,現在的主管單位是新疆人力資源和社會保障廳,不屬于文化或教育部門。雖然我們自己也想成立行業協會,但是研究制定相應的規范等工作很復雜,誰來主管和操作都是問題。 ”

  烏魯木齊的翻譯產業起步只有十幾年的時間,翻譯市場處于起步階段,翻譯產業發展很艱難,更大的一個主觀性的問題是翻譯服務隊伍的不足,高級專業翻譯人才匱乏,翻譯在職培訓呈現空白,同時翻譯產品價值和價格嚴重不成比例,翻譯市場管理亟待規范價格、服務質量等問題,需要大力提倡翻譯市場準入制度,包括翻譯就業準入制度和翻譯公司準入制度。 幾年前,中國譯協、國家質檢部門發布的《翻譯服務規范》、《翻譯服務譯文質量標準》、《翻譯服務行業職業道德規范》和《翻譯服務行業誠信經營公約》等行業標準已相繼出臺,但由于客戶本身往往不懂翻譯的內容,也沒有一個可以監督鑒定翻譯質量的部門,實際上,這個行業還處在自我約束的階段。

  業內人士建議,當務之急是政府相關部門要建立起嚴格的翻譯服務行業準入制度,提高準入門檻,符合條件的可持證上崗,一旦發現有失信無德的行為必須嚴肅查處,情節嚴重的還可取消從事翻譯工作的資格。為此,還必須有管理機構來規范管理整個翻譯服務行業,改善這一行業的現狀。

  惡性競爭困擾發展

  縱橫翻譯公司魏強認為,有些人認為懂外語就可以搞翻譯,其實除了懂外語,還需要一定的專業知識背景,如醫學、法律、金融等領域,沒有長期實踐,是不可能譯好稿子的。翻譯最考驗人的實際能力,來不得半點虛假。

  李丹萍說,由于入行門檻低,翻譯從業人員專業素質良莠不齊,翻譯市場競爭混亂無序,很多單位是“一人作坊”或“夫妻店”。大多是1家公司2部電話、3臺電腦、幾個兼職“翻譯”組成的“1234公司”,有的甚至是“掛羊頭、賣狗肉”,翻譯質量無從談起,原本與內地相比已經很低的翻譯價格也被一壓再壓,不少劣質翻譯產品充斥著翻譯市場。一些翻譯公司為了競爭不惜打價格戰,不斷地接受客戶的低價要求,聘用廉價翻譯,甚至3小時翻譯1萬字的任務也敢接下來。筆譯的價格可以相差2到3倍,口譯價格相差10倍以上。“小作坊”硬擠進這個市場的原因在于翻譯市場是個高利潤的行業。翻譯公司的成本主要是翻譯的人力成本,經營成本很低。一般公司都宣稱利潤在30%左右,實際利潤要高于這個數。

  目前,烏魯木齊市面上漢語譯成英語、俄語是千字200元左右,英、俄譯成中文也是200元以下。“如果價格被壓低,那么譯文的質量肯定無法保證,付出跟回報是成正比的。小作坊式的翻譯聘用兼職翻譯,人力成本就不高,所以價格低。這就形成了行業的惡性循環,導致翻譯企業可能不敢使用中高級人才,進而導致翻譯水平下滑。除了小語種以外,其它翻譯,尤其是英文翻譯,濫竽充數、魚龍混雜的情況是存在的。 ”一位翻譯人員如是說。

  據悉,國家人事部從2003年開始試行全國翻譯專業資格考試,平均通過率為30%。但許多沒有翻譯資格證的人員也一樣在從事著翻譯工作,因為沒有政府管理機構去監督和約束。

  李丹萍說,在翻譯領域,口碑極為重要。對于一個想在此領域長期發展的從業人員來講,口碑就是Everything(全部)。同時,合理的知識結構和廣泛的知識面也是一個翻譯所需要具備的,翻譯人員還必須有良好的學習能力。

  朝陽產業期望規范

  記者了解到,同聲翻譯的月收入可達十幾萬元,被稱為外語專業的最高境界。然而,新疆幾乎沒有考取同聲傳譯員資格證的人員,但個別翻譯的業務水平實際上也達到了這個水平。李丹萍說,在第七屆亞太首腦會議、烏洽會等會議期間,西北翻譯產業公司等就派出了幾位高手,在會場進行同聲傳譯。 新疆翻譯協會會長、自治區社科院中亞研究所教授王沛說,對同聲傳譯員最基本的能力要求就有兩項:精通兩門語言和擁有豐富廣博的知識面。此外,專業的同傳口譯和會議口譯還必須具備清醒的角色意識,良好的職業道德、踏實進取的工作作風和處亂不驚的心理素質及天分等等方面。因此,并不是有一定外語基礎的人就能成為合格的同聲傳譯人才。根據非官方的從業人員統計,全國同聲傳譯的從業人員數量不超過500人,北京的同傳從業人數占到全國的三分之一的比重。而全國中有北京、上海和廣州這3個城市有一定數量的同傳,其他城市則非常稀缺,烏魯木齊更是奇缺。因此,新疆翻譯行業的服務質量和人才管理有待于進一步提高。

  李丹萍說,隨著國際化進程的加快和新一輪援疆的到來,翻譯產業無疑是一個朝陽產業。越來越多的翻譯企業只有致力于企業標準品牌化的建設,以加大企業和產品品牌在市場上的區隔度。標準化的翻譯服務使企業“同質化”的同時,必然產生“差異化”的趨勢,形成“你無我有、你有我專、你專我強”的格局。

  魏強的看法也具有一定的代表性。在他看來,翻譯行業的專業化是必然趨勢,翻譯專業水平提高了,單價才有望提高。“這對客戶、市場、譯員來說都是好事。目前能做的就是進一步提高翻譯質量,使我們的勞動得到更多業內人士和客戶的認可。 ”

  李丹萍說,未來幾年,伴隨著行業的發展,我國翻譯市場應該會像律師事務所、會計師事務所那樣,有一系列法律法規、政策文件出臺,逐步趨于規范。(肖君 )

 


上一個:2017年一季度新疆外貿進出口情況分析 下一個:美國人嘴邊最COOL的英語

新公網安備 65010202000871號

拱趴菠萝十三水
时时彩定位胆五码技巧 北京pk赛车稳赢技巧 ag真人游戏 重庆时时五星彩走势图 北京pk10高手技术分享 重庆时时彩龙虎玩法 体彩排列五 皮皮四川麻将手机版下载安装 蔡花宝典三肖六码,3肖6码